他“掐死”小蘿卜頭獲賞50大洋,解放後去自首,公安局:既往不咎

小蘿卜頭的故事對很多人都不陌生,小學時的語文課本曾為我們講述過這個讓人惋惜的悲劇,時至今日依舊讓人印象深刻。

問起烈士的大名,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甚清楚,其實他就叫宋振中,是革命烈士宋綺雲和徐林俠的兒子,而他們一傢都遭到特務殺害,時人稱“一門三烈”。

事實上,與宋傢三口同時遇害的還有宋綺雲的上級楊虎城將軍一傢。當時被指派殺害楊宋兩傢的正是國民黨軍統的特務,這些人可以說是罪大惡極。

但在後來的歷史中,曾是慘案參與者的一名罪犯選擇瞭投案自首,而讓人驚訝的是,公安部門竟然對其既往不咎,這又是為什麼呢?

兩位將軍一傢的落難

2006年,在河南郾城的一個小村莊裡,一戶農傢迎來瞭一個西裝革履的客人。本來有客人到訪應該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對於這戶農傢的主人來說,他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就在談話的時候,來客註意到原本神情平靜的老人卻突然傷感起來,眼淚從他的眼角不斷流下,而他還扭過頭用手遮掩住半個臉龐。

看到老人這份神情,來客的表情也是十分嚴肅,他的嘴角一直抿著,眉眼也是低垂著,似乎也想起瞭什麼傷心的事情。

其實,這兩個人大有來頭,因為來客就是楊虎城將軍的孫子楊瀚,而老人則是當年參與殺害楊虎城將軍與宋綺雲一傢的楊欽典。

說起楊虎城將軍,大傢都不陌生瞭,在九十多年前,他和張學良一起發動西安事變,最終促成抗日民族統一大業,是我們國傢的千古功臣。

不過,我們的歷史課本在褒揚英雄的時候並沒有進一步說明他們的結局。在歷史上,張學良在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陪蔣介石去瞭南京,而他一落地就被扣押,從此過上瞭長達半個世紀的囚禁生涯。

至於楊虎城,他倒是以考察為名去瞭歐洲,但在抗戰爆發後,滿以為老蔣會以大局為重的楊虎城回國參加抗戰,而他也是被扣押。

與楊虎城一傢一起關押的,還有宋綺雲一傢。宋綺雲是江蘇徐州人,而他還是黃埔軍校第六期畢業生,他也是從黃埔畢業後就參加瞭中國共產黨。

可就在宋綺雲入黨不久後,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就發生瞭,宋綺雲不得不轉入地下工作。

兩年後,宋綺雲收到黨的指示,要他前往陜西楊虎城的軍部工作,擔任西北特支委員,他此後就一直留在楊虎城的身邊工作,一度官至國民黨第四軍少將參議。

宋綺雲在楊虎城身邊工作的時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輔助楊虎城實施瞭西安事變,所以他其實也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得以建立的大功臣。

但正是因為這一點,宋綺雲被軍統盯上瞭。於是在1941年的九月,宋綺雲回陜西探親,而他剛一進傢門就被埋伏在左右的軍統特務抓捕,並被送往貴州息烽集中營。

得知丈夫下落不明後,還在哺育嬰兒階段的“小蘿卜頭”的徐林俠心急不已,她毅然抱著孩子前往西安打聽,其每天跋涉三十裡路尋夫,可謂毅力決然。

特務並不打算放過徐林俠,他們隨後以給監獄的宋綺雲送衣服為由,哄騙徐林俠進入西安城,然後將她們母子逮捕,並送到瞭重慶白公館的女牢。

牢獄生活是十分殘酷的,徐林俠母子每天住在陰暗潮濕的牢籠裡,與臭氣熏天的便缸以及嗡嗡亂飛的蒼蠅為伴,飲食上更是隻有黴米糠和爛菜幫。

彼時的宋振中還沒有斷奶,就這麼過上瞭慘無人道的囚徒生活,導致他的身體因為嚴重營養不良而發育不完全,細小的身軀頂著一個大大的腦袋。

正因如此,獄友們才會管宋振中叫“小蘿卜頭”,這並非是用來戲謔,而是出於憐愛,其實監獄裡的獄友對宋振中是十分心疼和憐愛的。

血染的戴公祠

隨著宋振中一天天地長大,他的父親對孩子的成長十分焦慮,因而即便是身在牢籠中,他也不忘關心孩子的學習教育。

在宋綺雲的抗爭下,監獄管理人員最終同意讓大傢教他讀書識字。於是,父親找來一根磨尖瞭的樹枝,母親用草木灰兌水制作墨汁,其他獄友把省出的草紙留給他做作業本。

至於老師,則由同樣被困監獄的黃顯聲將軍來擔任,黃將軍不僅教他國文,還教他俄文,並承諾說隻要宋振中能說出幾句俄語,就送他一支紅藍鉛筆。

經過一番苦練,宋振中最終做到瞭,而他也得到瞭瞭那支僅有半截的鉛筆,他興奮地對父母說:“你們看,這才是真正的筆呢!”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宋振中的文化水平有瞭很大進步,他學會瞭好幾十首古詩。最重要的是,由於每天都要到黃顯聲的牢房中上課,宋振中成為瞭監獄中唯一的自由人。

而大傢借助這一點在監獄裡辦起瞭秘密的《挺進報》,宋振中成為瞭所有獄中同志獲取外面世界消息的最好助手。

這時已經是1948年的年末瞭,人民解放戰爭已經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候,國民黨的敗亡已經是指日可待的事情瞭。

就在所有人歡欣鼓舞的時候,遠在南京的蔣介石卻生出瞭毒計,他知道自己已經在大陸待不久瞭,所以他想把監獄中的政治犯全部處決來泄憤。勝利的腳步在迫近,但死神的身影也悄悄來到瞭。

早在解放戰爭時期,我黨就一再要求蔣介石釋放在押政治犯,包括張楊兩位將軍,國內的輿論也是十分洶湧,大傢一致抨擊蔣介石的背信棄義行為,要求他放人。

對此,蔣介石嘴上一直承諾會放人,但實際上他下達給軍統的命令是:一個都不留!很快,這個命令被傳達到瞭重慶,此前提到的楊欽典就在隨後參與到瞭屠殺中。

此次屠殺行動的指揮是大特務周養浩,而他當時是以釋放為名,將眾人帶離瞭監獄,並送到瞭不遠處的戴公祠。

1949年的9月6日晚間,楊虎城及其子楊拯中來到戴公祠,隨後一個叫王少山的特務就從房間裡沖出來,其手持利刃捅進瞭楊拯中的腰間,而楊拯中在慘叫一聲後隨即倒在血泊中。

楊虎城目睹瞭兒子的橫死,悲憤之下奮力掙紮,但好幾個特務沖上來將他控制住,並用利刃將其殺害。

大約兩個小時後,楊虎城的女兒楊拯貴以及宋綺雲一傢也抵達瞭戴公祠,此時的眾人還沒意識到等待他們的將是血淋淋的現實。

幾乎是一進門,特務們就手持匕首圍瞭上來,其中一個叫楊進興的人刺向宋綺雲和徐林俠,而楊欽典被指示殺死兩個孩子。

由於宋綺雲夫婦沒有防備,他們相繼被匕首刺中,宋綺雲當場斃命,徐林俠重傷之下還在哀求特務放過兩個孩子。

可不管徐林俠怎麼央求,特務們就是無動於衷,楊欽典沖上去掐住瞭宋振中的脖子,將他按在瞭地上。

不過,楊欽典並沒有立即殺死宋振中,一旁的楊進興看他動作不利索,立即沖上來用匕首向著宋振中的脊梁骨位置捅瞭一刀。可憐小蘿卜頭隻有不到九歲,就這麼死在瞭冰冷的地板上。

不僅如此,為瞭毀屍滅跡,這些特務先是清洗瞭地上的血跡,隨後又將兩傢人的屍體用鏹水銷毀,直到這一步才罷瞭。

就此來看,殺害楊宋兩傢人的這些特務簡直是窮兇極惡,都是毫無人性的東西。這句話本是沒錯的,但放在楊欽典身上卻並不合適,因為這一切實非他所願。

殺人兇手何以逃脫懲罰?

要說楊欽典這個人,其實並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歹徒,相反他是一個有著底線和良心的好人。1918年,楊欽典出生在瞭河南郾城一個貧農傢庭中,從這個名字就可以看出,其傢人對他有著很高的期望。

因此,盡管傢裡是一窮二白,但父母還是送他讀瞭幾年學堂。等到實在是供不起瞭,這才讓他輟學回傢務農。

本來以為這輩子就這樣瞭,當一個農民安安穩穩過一輩子,但楊欽典的人生卻在二十二歲那年發生瞭轉折,他被胡宗南的陸軍軍官第七分校錄取瞭。

楊欽典之所以參軍,就是想混口飯吃,但沒想到早年讀過的書幫瞭他的大忙,讓他有瞭被軍校錄取的機會。

兩年後,楊欽典從軍校畢業,並被分配到騎兵部隊成為一名騎兵。此時的楊欽典已經不再滿足於當兵混飯吃,他對於國傢的危亡深有感觸,一心要在戰場上與日寇決一死戰。

可上天偏偏和他開瞭一個玩笑,楊欽典沒有被派上抗日戰場,而是被挑選到瞭警衛團當警衛。盡管十分失望,但楊欽典不得不服從命令,在西安當起瞭警衛兵。

沒幾年,楊欽典又被調到瞭四川擔任交警總隊特務隊的班長,他此後還一度為宋子文和孔祥熙站過崗。

可即便如此,楊欽典也沒獲得什麼升遷機會,反而在抗戰後被派到歌樂山集中營的白公館看守班繼續當班長,保護對象也從政要變成瞭犯人。

這個時候的楊欽典其實是很鬱悶的,有一種壯志難酬的感覺,而這一點被宋綺雲發現瞭,於是就對他進行瞭策反。

心地良善的楊欽典很快就被說動瞭,於是以後隻要是他當值,往往會對獄中的同志有所庇護,他甚至還會為我們的同志傳遞消息,這也就讓大傢都對他印象還不錯,不少人也拿他當朋友。

如果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那結果一定是楊欽典協助我方地下黨員拯救白公館的在押同志。但可惜劇本不是這樣的,反而是在蔣介石的一紙命令下,這些革命志士都面臨生死之虞。

楊欽典不想殺人,但他又不敢明著和周養浩等人對著幹,反而被脅迫著加入瞭刺殺活動中。也正因為如此,在被指示殺害宋振中的時候,楊欽典遲遲下不去手,可他終究是沒有救下任何人。

完成這件事後,楊欽典作為參與者也拿到瞭五十塊大洋的酬金,但他不僅開心不起來,反而很長時間都被噩夢困擾著。

據楊欽典說,那段時間他隻要一睡著,腦海裡浮現的全是宋綺雲一傢倒在血泊中的畫面,這讓他十分痛苦。

在這種痛苦中煎熬瞭兩個月後,楊欽典終於忍受不下去瞭,他在重慶解放的第二天就來到瞭公安局登記自首。

本來對於這種案犯,公安局定楊欽典一個死罪是完全不過分的。但讓人意外的是,重慶市公安局不僅沒有抓他,反而表示對其罪行既往不咎,甚至要把他安排到公安局來工作,這就讓人很意外瞭。

之所以重慶公安局會這麼決定,得益於一個叫羅廣斌的同志的幫助,而他當時也被關押在白公館監獄。

在監獄中時,羅廣斌就已經對楊欽典很熟悉瞭,對他幫助在押同志的行為也很認同。

而在當年的十月初,也就是開國大典以後,羅廣斌突然對值班中的楊欽典說:“老楊,聽我一句話,國民黨就要完蛋瞭,別給他們賣命瞭!”

此時的楊欽典本來就處在對殺害楊宋兩傢的悔恨中,聽瞭這句話內心更是動搖瞭。

等到十一月底,國民黨特務對白公館殘餘的革命志士進行瞭又一輪屠殺,此後監獄中隻剩下瞭包括羅廣斌在內的十九名幸存者。

血案又一次刺激瞭楊欽典,終於讓他的立場顛覆瞭。於是趁著渣滓洞發生緊急情況,白公館大部分警衛都被抽調前往的時機,楊欽典打開瞭牢房大門,並掩護羅廣斌等同志逃離牢籠。

正是因為拯救瞭十九名我黨同志,楊欽典才能在自首後得到政府的寬宥,甚至被邀請在公安局任職。

但不等楊欽典做決定,他遠在老傢的父母捎來瞭信,在打聽兒子安危的同時也表示:老傢已經分瞭地,要是當兵不自在就回傢種地吧。

考慮到父母已經年邁,楊欽典最終是放棄瞭在重慶任職的機會而回傢務農,從此當起瞭一個普通農民。

結語

在楊欽典的後半生中,他時常還會被發生在1949年九月間的事情所困擾。哪怕是事情過去瞭快六十年,當楊傢後人找上門來的時候,他依舊會悔恨落淚。

事實上,不僅是楊虎城的後人來找過楊欽典,宋綺雲的另外一個兒子宋振華也帶著女兒來看望過他。

面對殺害親人的仇人,不管是楊瀚還是宋振華都沒有憤怒與責罵,反而是衷心祝願老人健康長壽,這也代表著三傢人的最終和解。

本文标题: 他“掐死”小蘿卜頭獲賞50大洋,解放後去自首,公安局:既往不咎
永久网址: https://read1.cc/history/20.html (请复制分享给好友)
标签: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