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秀才拾金不昧,失主為瞭報恩,竟然把媳婦送給瞭他

窮秀才拾金不昧,失主為瞭報恩,竟然把媳婦送給瞭他

清朝末年,在南方某座偏僻的小鎮上,住著一個名叫陳子安的窮秀才。陳子安自幼飽讀詩書,才華橫溢,卻時運不濟,屢次鄉試都未中舉。他為人正直,性格內斂,深受鎮上百姓的尊敬。盡管傢境貧寒,他卻從不怨天尤人,每日裡不是閉門苦讀,就是到鎮上的學堂裡教孩子們識字。

這一日,陳子安如往常一樣,走在回傢的路上。夕陽將他的影子拉得老長,他一邊走一邊思索著明日要教給孩子們的詩文。突然,他的腳下踢到瞭一個硬物,低頭一看,竟是一個沉甸甸的佈袋。他四下張望,隻見周圍空無一人,隻有幾隻麻雀在遠處的樹枝上嘰嘰喳喳。

陳子安心中一動,蹲下身撿起瞭佈袋。佈袋入手沉重,他打開一看,頓時驚得目瞪口呆。原來,佈袋中裝滿瞭金燦燦的元寶,少說也有百兩之多。這對於傢境貧寒的陳子安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

他愣瞭片刻,隨即想到瞭失主此刻必定焦急萬分。陳子安是個正直之人,雖然貧窮,卻從不貪圖不義之財。他決定在此等候失主,將佈袋歸還。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天色漸漸暗瞭下來。就在陳子安等得有些不耐煩時,遠處匆匆跑來一個中年男子。那男子滿頭大汗,神色慌張,一見到陳子安手中的佈袋,頓時眼前一亮,撲上前來。

“這位公子,這佈袋可是你先前丟失的?”陳子安問道。

中年男子連連點頭,聲稱自己就是失主。他感激涕零地從陳子安手中接過佈袋,連聲道謝。在得知陳子安是個窮秀才後,他更是驚訝不已,連連稱贊陳子安的人品高尚。

失主名叫趙福貴,是鎮上有名的富商。他今日攜帶巨款出門辦事,卻不慎將佈袋遺失在瞭路上。若不是遇到陳子安這樣的好心人,這筆錢怕是再也找不回來瞭。

趙福貴對陳子安千恩萬謝後,執意要請他到傢中做客。陳子安推辭不過,隻好隨他前往。來到趙傢,隻見宅院氣派非凡,仆從如雲。趙福貴設宴款待陳子安,席間珍饈美味應有盡有。陳子安從未見過如此排場,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酒過三巡,趙福貴突然嘆瞭口氣,對陳子安說道:“陳公子,你有所不知,我雖傢財萬貫,卻有一樁心事始終無法瞭結。”

陳子安忙問是何心事,趙福貴沉吟片刻,才緩緩道來。原來,他膝下無子,隻有一個女兒名叫趙玉兒。這趙玉兒生得如花似玉,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是趙福貴的掌上明珠。然而,趙玉兒自幼便身患怪病,遍訪名醫也未能根治。近日來,她的病情愈發嚴重,每日裡茶飯不思,夜夜難眠,形容憔悴得不成樣子。

“我尋遍名醫,都說玉兒的病乃是心病,需得有緣人方能化解。”趙福貴說著,眼中閃過一絲希冀之色,“今日遇到陳公子你這樣的好人,我想這或許就是天意。陳公子若肯相助,我願將半數傢財相贈。”

陳子安聞言大驚失色,連忙擺手拒絕。他雖貧窮,卻也有自己的骨氣,豈會貪圖他人財物?趙福貴見狀苦笑不已,嘆息道:“陳公子莫急,且聽我把話說完。我所說的有緣人並非是要你娶玉兒為妻,而是希望你能暫時住在我府中,陪伴玉兒左右。你飽讀詩書,或許能解開她的心結。若能治好她的病,我趙福貴定有重謝。”

陳子安聽瞭這番話才放下心來。他雖覺得此事有些蹊蹺,但見趙福貴神情懇切不似作偽,便答應瞭下來。當晚他便在趙傢住瞭下來,第二日一早便去拜見趙玉兒。

趙玉兒的閨房佈置得精致典雅,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幽香。她躺在床榻上,形容憔悴卻依舊難掩絕世容顏。陳子安見瞭她不禁心生憐憫,輕聲問候道:“趙小姐,聽聞你身體欠安,在下特來探望。”

趙玉兒微微睜開眼睛,看瞭陳子安一眼又無力地閉上。她的聲音細若蚊鳴:“多謝陳公子關心,我這病怕是好不瞭瞭。”

陳子安忙安慰她道:“趙小姐切莫灰心,在下雖不才卻也讀過些醫書。若小姐信得過在下,我願盡力為小姐診治。”

趙玉兒聞言輕輕搖瞭搖頭道:“陳公子的好意我心領瞭,隻是我這病非藥石所能醫。”說著她又嘆瞭口氣不再言語。

陳子安見狀心中越發好奇這趙玉兒究竟得瞭什麼病竟如此難治?他本想再問幾句卻見她似乎十分疲憊便不再打擾讓她好好休息。

此後的日子裡,陳子安便住在瞭趙傢,每日裡除瞭讀書便是陪伴趙玉兒說話解悶。漸漸地他發現這趙玉兒雖然沉默寡言卻是個極有才華的女子。她對詩書頗有見解常常能提出一些獨到的見解讓陳子安也自愧不如,兩人之間的關系也日漸親近起來。

然而陳子安卻始終沒能找到治好趙玉兒怪病的方法,這讓他心中十分焦急。他明白自己若不能治好趙玉兒的病,便無法向趙福貴交代,更無法心安理得地繼續住在趙傢。

這一日傍晚時分陳子安獨自一人在花園中散步心中煩悶不已,突然一陣悅耳的琴聲傳入耳中,他循聲望去,隻見趙玉兒正坐在亭中撫琴。

夕陽的餘暉灑在她身上為她披上瞭一層金色的光暈,她神情專註指尖在琴弦上跳躍著流淌出美妙的旋律,陳子安不禁看呆瞭。

一曲終瞭趙玉兒抬起頭來看到瞭站在不遠處的陳子安臉上露出瞭一絲微笑道:“陳公子你來瞭。”

陳子安回過神來忙走上前去道:“趙小姐的琴聲真是美妙絕倫在下有幸聆聽實乃三生有幸。”

趙玉兒笑道:“陳公子過獎瞭,我閑來無事便喜歡撫琴自娛,倒讓陳公子見笑瞭。”

兩人說著便在亭中坐下,趙玉兒為陳子安斟瞭一杯茶道:“陳公子請用茶。”

陳子安端起茶杯輕啜瞭一口,隻覺得茶香四溢,沁人心脾。他放下茶杯忍不住問道:“趙小姐,我觀你近日氣色似乎好瞭許多,不知是不是病情有所好轉?”

趙玉兒聞言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又恢復瞭正常笑道:“陳公子說笑瞭,我這病哪是那麼容易好的?怕是時日無多瞭。”

陳子安聽她這樣說心中一沉忙道:“趙小姐切莫如此說,我相信總有一天會找到治好你病的方法的。”

趙玉兒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輕聲道:“陳公子不必安慰我瞭,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其實能遇到陳公子這樣的知己,我已經心滿意足瞭。隻盼來生能有個健康的身體,與君相知相伴。”

陳子安聽瞭這話心中一陣感動,他握住趙玉兒的手道:“趙小姐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病的。”

趙玉兒微微一笑抽回瞭自己的手道:“陳公子的好意我心領瞭,隻是有些事強求不得。天色已晚陳公子請回吧。”說著她便起身離開瞭亭子。

陳子安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心中不禁湧起一股莫名的惆悵。他明白趙玉兒的話中有話,似乎是在暗示自己什麼。可是他又實在想不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當晚陳子安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他的腦海中總是浮現出趙玉兒的身影和那哀怨的眼神。他心中暗下決心一定要想辦法治好趙玉兒的病,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在所不惜。

然而接下來的日子裡,無論陳子安如何努力尋找治療方法卻始終無法找到治愈趙玉兒怪病的辦法。而趙玉兒的病情也似乎越來越嚴重瞭,她常常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臉色也越來越蒼白。陳子安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卻束手無策。

這一日午後時分陳子安正在書房中苦讀醫書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喧鬧聲他走出書房一看隻見一群傢丁正圍著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吵吵嚷嚷著。

那道士看上去年約五旬須發皆白卻面色紅潤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氣質,他手中拿著一把破舊的拂塵正和傢丁們爭辯著什麼。

陳子安上前詢問發生瞭何事,傢丁們一見是他便紛紛讓開瞭一條路。那道士見到陳子安眼睛一亮上前一步拱手道:“貧道見過陳公子。”

陳子安忙還禮道:“道長客氣瞭,不知道長光臨寒舍有何貴幹?”

那道士微微一笑道:“貧道乃方外之人雲遊四海居無定所,今日路過貴地見趙府上空有祥雲繚繞料想必有貴人在此,故特來拜訪。”

陳子安聞言心中一動暗想這道士莫非是個高人?他忙將道士請入書房中奉茶問道:“敢問道長法號如何稱呼?”

那道士喝瞭一口茶緩緩道:“貧道道號青雲子,陳公子有禮瞭。”

陳子安道窮秀才拾金不昧,失主為瞭報恩,竟然把媳婦送給瞭他

(故事下半段)

陳子安心中一動,他早已聽聞青雲子的大名,傳聞此人道法高深,能通陰陽,解鬼神之事。他忙起身深深一禮道:“原來是青雲子道長,失敬失敬。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道長可否相助?”

青雲子微微一笑,扶起陳子安道:“陳公子不必多禮,貧道既然來此便是有緣。你有何事但說無妨。”

陳子安便將趙玉兒的病情以及自己無法治愈的苦惱一一說瞭出來。青雲子聽完之後閉目沉思片刻,然後睜開眼睛道:“趙小姐的病乃是心病,非藥石所能醫。若想治好她的病需得找到她的心結所在方能對癥下藥。”

陳子安聞言心中一喜忙問道:“那道長可知趙小姐的心結在何處?”

青雲子搖頭道:“這個貧道也不知曉,需得見過趙小姐之後方能判斷。”

陳子安忙道:“那敢請道長隨在下去見趙小姐一面。”說著他便起身要領著青雲子去見趙玉兒。

然而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喧鬧聲緊接著趙福貴急匆匆地走瞭進來一見青雲子便怒道:“你來做什麼?我趙傢不歡迎你這種江湖騙子快給我滾出去!”

青雲子卻不惱微微一笑道:“趙員外何必動怒?貧道此來並無惡意而是想幫助趙小姐治好她的病。”

趙福貴冷笑道:“我女兒的病多少名醫都治不好就憑你也想治好?簡直是笑話!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在我趙傢招搖撞騙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青雲子搖頭道:“趙員外此言差矣,貧道雖然不才但也曾治愈過不少疑難雜癥。趙小姐的病雖然棘手卻也並非無藥可醫。隻要趙員外肯讓貧道一試或許能有一線生機。”

趙福貴聞言心中一動,他看瞭看陳子安,見他眼中也露出期待之色,心中不禁有些猶豫。他思索片刻,終於嘆瞭口氣道:“好吧,我就讓你試一試。不過醜話說在前頭,若是你治不好我女兒的病,可別怪我不客氣!”

青雲子笑道:“趙員外放心,貧道自有分寸。”

當下趙福貴便領著青雲子和陳子安來到瞭趙玉兒的閨房。趙玉兒此刻正躺在床上,形容憔悴,見有人進來也隻是微微睜開眼睛看瞭一眼,便又無力地閉上。

青雲子走上前去仔細觀察瞭趙玉兒的氣色和脈象,然後閉目沉思起來。過瞭好一會兒他才睜開眼睛道:“趙小姐的病果然非同小可,不過貧道已經有瞭幾分眉目,隻需找到一味藥引便能藥到病除。”

趙福貴聞言大喜忙問道:“那藥引是何物?我這就派人去尋!”

青雲子卻搖頭道:“這藥引非比尋常,乃是趙小姐的心頭之血。”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趙福貴更是怒道:“你胡說什麼?我女兒的病已經夠重的瞭,你還要取她的心頭之血,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青雲子解釋道:“趙員外莫急,貧道並非真的要取趙小姐的心頭之血,而是要用此法來引出趙小姐的心結所在。隻有找到瞭心結,才能對癥下藥治愈她的病。”

趙福貴將信將疑地看瞭看青雲子,又看瞭看陳子安。陳子安心中雖然也有些疑惑,但他對青雲子的道法深信不疑,便勸道:“趙員外,就讓道長試一試吧。我相信道長不會害趙小姐的。”

趙福貴見狀隻好點瞭點頭道:“好吧,就讓你試一試。不過若是我女兒有個三長兩短,我絕不饒你!”

青雲子微微一笑也不多說,他取出隨身攜帶的銀針在趙玉兒的手指上輕輕刺瞭一下,擠出一滴血來。然後他將那滴血滴入瞭一盞清水中,口中念念有詞不知在施展什麼法術。

眾人隻見那滴血在水中慢慢散開,化作瞭一縷縷血絲,在水中遊動起來。青雲子緊盯著那縷血絲,突然伸手一指,喝道:“還不現形更待何時?”

話音剛落,那縷血絲突然凝聚成瞭一個人形,在水中若隱若現。眾人定睛一看,不禁都驚呆瞭。原來那人形竟然是一個年輕男子的模樣,長得眉清目秀,甚是英俊。

趙玉兒此刻也睜開瞭眼睛,當她看到那人形時,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既有驚喜又有怨恨。她掙紮著坐起身來,指著那人形道:“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人形卻隻是默默地看著她,並不說話。青雲子見狀微微一笑,對趙玉兒道:“趙小姐,這位公子便是你的心結所在。隻有解開瞭這個心結,你的病才能痊愈。”

趙玉兒聞言臉色一變,似乎有些不情願,但想到自己的病,又嘆瞭口氣道:“罷瞭,既然已經被你們看瞭出來,我也就不再隱瞞瞭。這位公子名叫李文遠,乃是我的青梅竹馬。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感情深厚。可是後來,我父親嫌他傢境貧寒,硬是拆散瞭我們,將我許配給瞭別人。我心中不甘,卻又無可奈何,隻能終日以淚洗面,漸漸便落下瞭這病根。”

眾人聞言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趙玉兒的病根竟然是在此。陳子安心中不禁有些同情這對苦命鴛鴦,同時也對趙福貴的做法感到有些不齒。

青雲子聽瞭趙玉兒的訴說,點瞭點頭道:“原來如此,這便是趙小姐的心結瞭。若想解開這個心結,需得讓李文遠公子親自來一趟,與趙小姐把話說清楚,瞭卻這段情緣。”

趙玉兒聞言有些猶豫,她看瞭看李文遠的人形,又看瞭看陳子安和青雲子,終於咬瞭咬牙道:“好,就依道長所言。”

當下趙福貴便派人去請李文遠。不多時,李文遠便來到瞭趙傢。他一見趙玉兒,便淚流滿面,撲上前來緊緊握住瞭她的手。兩人相對無言,唯有淚千行。

在青雲子和陳子安的勸說下,李文遠終於鼓起勇氣對趙玉兒道:“玉兒,是我對不起你。當初我若能勇敢一些,或許我們就不會分開瞭。現在我已經想明白瞭,無論貧窮還是富貴,我都隻希望能和你在一起。隻要你願意,我立刻就帶你走,我們離開這裡,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開始。”

趙玉兒聞言淚流滿面,她搖瞭搖頭道:“文遠哥,你的心意我領瞭。可是我現在已經是個將死之人,又怎麼能拖累你呢?你還是忘瞭我吧,去找一個好姑娘好好過日子吧。”

李文遠卻堅決地搖瞭搖頭道:“不,玉兒,我這一生隻愛你一個人。無論你是生是死,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你若是死瞭,我便陪你一起死!”

趙玉兒聞言大為感動,她緊緊抱住瞭李文遠痛哭失聲。過瞭好一會兒她才抬起頭來對青雲子和陳子安道:“多謝二位相助,讓我和文遠哥得以相見。我現在已經瞭無遺憾瞭,就算是死也能瞑目瞭。”

青雲子卻笑道:“趙小姐言重瞭,貧道既然來瞭自然要盡力相助。不過趙小姐放心,你的病還有救。”

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玉瓶,倒出一粒丹藥來遞給瞭趙玉兒道:“這是貧道煉制的九轉還魂丹,有起死回生之效。趙小姐隻需服下此丹,再調養幾日便可痊愈瞭。”

趙玉兒接過丹藥看瞭看,隻見那丹藥色澤圓潤,香氣撲鼻,顯然不是凡品。她心中一喜,忙放入口中吞瞭下去。頓時隻覺一股暖流從丹田升起,瞬間遊走全身,原本虛弱無力的身體竟然慢慢恢復瞭力氣。

趙福貴見狀大喜過望,連忙上前拜謝青雲子。青雲子卻隻是微微一笑,扶起他道:“趙員外不必多禮,貧道也隻是恰逢其會罷瞭。趙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能夠康復也是她的造化。”

說罷他便起身告辭離開瞭趙傢。陳子安也隨他一起離去,臨別時趙玉兒和李文遠依依不舍地送他們到瞭門口。

經過這番波折後,趙玉兒的病果然漸漸好瞭起來。她和李文遠也重新走到瞭一起,在趙福貴的祝福下拜堂成親,成為瞭一對幸福的夫妻。而陳子安也因為這段奇緣與趙傢結下瞭深厚的友誼,成為瞭趙傢的座上賓。

後來有一天陳子安在街上閑逛時無意中遇到瞭一個落魄的書生。那書生衣衫襤褸、形容憔悴,卻掩不住一身的才華和傲骨。陳子安心中一動,上前與他攀談起來。得知那書生名叫王秀才,因為傢境貧寒無錢打點而屢試不第後,陳子安不禁想起瞭自己當年的遭遇,心中感慨萬分。

他當即便決定資助王秀才赴京趕考,並為他提供瞭食宿和盤纏。王秀才感激涕零,拜別陳子安後,便踏上瞭赴京之路。

幾年後,王秀才果然不負眾望考中瞭狀元,並被皇帝欽點為駙馬爺,迎娶瞭公主為妻。他感念陳子安的恩情,特意回到小鎮來拜謝他,並為他修建瞭一座書院,以資助更多的貧寒學子讀書求學。

而陳子安也因為這段善緣得到瞭好報,在晚年時

本文标题: 窮秀才拾金不昧,失主為瞭報恩,竟然把媳婦送給瞭他
永久网址: https://read1.cc/history/2.html (请复制分享给好友)
标签: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