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拍楊貴妃馬屁,寫下一首28字肉麻情詩,開篇兩句,人人耳熟

提起李白,除瞭他的詩作,人們還會想起他的豪飲,還會想起他對權貴的蔑視,比如讓高力士給他脫靴。

可是,鮮為人知的是,李白在戲耍高力士的同時,對楊貴妃態度謙卑,並且曾經寫下一首很肉麻的情詩。

那麼,這是哪首詩,是在什麼情況下寫下的?

在人們的印象中,唐朝的詩人豪放,飄逸灑脫,不食人間煙火。

其實,這是一種錯覺。

“人人都說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瞭”,包括大詩人李白也抗拒不瞭當官的誘惑。

更何況,李白是官二代,有著當官的基因,有從政的理想。

據《新唐書》記載,李白是興聖皇帝(涼武昭王李暠)的九世孫,按照這個說法的話,他跟李唐諸王是同宗。

嚴格說來,他還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同輩族弟。

而根據《舊唐書》的記載,李白的父親李客曾經擔任過任城尉。

因此,李白有著遠大的理想,他在寫詩和遊覽大好河山的同時,控制不瞭內心對官場的向往。

坐在衙門裡,帶著烏紗帽,看著隨從被呼來喝去,那是何等的威風?

閑暇的時候,還可以坐著八抬大轎,跟自己同事,花著公款去赴宴,找歌伎作陪,那該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當然,當官的好處不僅僅是這樣,有遠大理想的李白當官之後,可以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為君王治理某地,幹出一番成就來,青史留名,光宗耀祖。

李白毫不掩飾自己的當官理想,曾對別人說,自己的人生理想是“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

李白想當官,還有一個隱情,那就是他的妻子是宰相許圉師的孫女,他等於是入贅。

如果不弄個一官半職,肯定會受嶽父傢人白眼。

為瞭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李白一生中曾先後兩次來到大唐首都長安。

開元十八年(730年),到瞭而立之年的李白瀟灑夠瞭,心也收瞭,他長途跋涉來到長安,開始瞭自己的求取功名之路。

唐朝已經開始實行科考制度,李白可以通過考試來獲得功名,然後實現當官夢。

可是科考靠的是死記硬背,李白思想開放,性格不羈,不喜歡死記硬背四書五經,科考對李白來說基本沒戲。

李白也很清楚這一點,根本就沒有參加。

既然不打算參加科考,那就隻能走後門,通過“幹謁”來謀取官職。

“幹謁”就是通過熟人介紹,以不正當手段進入衙門,這是唐朝的潛規則,很多文人不屑於此的。

比如李白的好朋友,唐朝另一個大詩人杜甫,就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幹謁這事最不體面,我不願意幹。(“獨恥事幹謁“”杜甫《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

正因為如此,杜甫一生淒慘,小兒子也被餓死。

李白可不想學杜甫,他要出人頭地,而且他很有野心,不當芝麻官,那樣升遷太慢。

一萬年太久,隻爭朝夕,李白沒有那個耐心,要當就當大官,一步登天,直接進入唐朝的權力中心。

因此,李白來到長安後,直接去瞭光祿卿許輔乾的府上,表達瞭自己的訴求。

通過許的介紹,李白來到瞭右丞相張說的傢裡。

張說雖然是丞相,但也是一名詩人,欣賞李白的才華,惺惺相惜,很願意幫助小李。

對此,李白充滿期待,樂見其成,認為這次肯定不虛此行。

然而事不湊巧,這時張說身體不舒服,臥床不起,正在休病假,已經好久沒有上朝瞭。

張說便對二兒子說,你去接待李白吧。

然而,這位二公子和自己的父親不一樣,他是小肚雞腸,平日就妒忌李白的才華,對他不理不睬。

結果在長安待瞭很久,禮沒有少送,也沒有少請人喝酒,盤纏也花個差不多瞭,李白也沒有等到好消息。

殘酷的現實無情地擊碎瞭李白的夢想,他隻好收拾行囊,結算瞭住宿費,黯然離開瞭長安。

那組著名的《行路難》,就是在這時候寫下的。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白跑瞭一趟,時間也消磨瞭,錢也花瞭,冷臉也看瞭,李白茶飯無味,臉上佈滿陰雲,無比惆悵。

盡管如此,李白還沒有死心,依舊期待著有合適機會,再為走向官場而努力。

因此,這首詩的結尾出現瞭這樣的詩句: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李白這一等就是十幾年。

天寶元年(742年)八月,唐玄宗讓天下道門的傑出人士匯集京師,在朋友元丹丘的推薦下,已經四十出頭的李白,終於拿到瞭朝廷召他入京的詔書。

拿著決定自己命運的詔書,李白雙手微微顫抖,繼而手舞足蹈,大聲呼喚。

此刻的李白,就像蒲松齡筆下中舉的范進那樣欣喜若狂。

關於這一點,李白在詩中也有描述“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南陵留別兒童》

李白的心早就飛到瞭長安,他收拾行李,快馬加鞭,很快就來到瞭京城。

李白來到長安之後,特地住在上次那傢旅館,他想讓旅館老板知道,我李太白又回來瞭,這次今非昔比。

時任秘書少監的老詩人賀知章得知後,親自到旅館拜訪他,對他的新作《蜀道難》贊不絕口,說他是“從天上貶謫下來的仙人”,李白的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

李白更關心的,還是他能不能步入官場。

賀知章安慰他說,李老弟,我正在努力,不會讓賢弟失望的。

果然,不久之後,在賀知章和道士吳筠的引薦下,李白終於等來瞭好消息,唐玄宗李隆基要接見自己。

對於一國之君來說,任命個官員屬於小菜一碟,李隆基是文藝皇帝,對李白的才華也很欣賞,便任命他為翰林學士,讓他“隨時待詔”,以便為皇上唱頌歌,美化盛世。

李白心情無比激動,提筆寫下“激賞搖天筆,承恩賜禦衣”(《溫泉侍從歸逢故人》)的詩句。

《新唐書》對此也有記載:“帝賜食,親為調羹,有詔供奉翰林。”

李白雖然是翰林,但是並不需要上班打卡,他的任務就是陪唐玄宗飲酒,作詩,讓皇上開心。

隻有皇上開心,自己才有希望平步青雲,當更大的官。

李白明白,隻要皇上開心還不行,還需要讓楊貴妃高興。

楊貴妃本是唐玄宗兒媳,壽王李瑁的妻子,被公爹看上之後弄到後宮,萬千寵愛於一身。

她的話對李隆基來說,可以說是一句頂一萬句。

因此,李白不遺餘力寫詩贊美這位傾國傾城的美人,甚至肉麻吹捧她的美色,其中最著名的當屬《清平調》。

詩是這樣寫的: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那意思是說,楊貴妃太美瞭,簡直就像天上的仙女下凡。

這首詩流傳很廣,其中“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當然”已經成為名句,經常出現在各種場合。

這首詩也不是僅僅是吹捧,其中也有李白對楊貴妃的暗戀。

李白風流倜儻,血氣方剛,詩又是在喝醉狀態下寫的,荷爾蒙作用下,李白忘情是難免的。

人都愛聽好話,楊貴妃見李白這樣贊美自己,肯定會為他在皇帝跟前說好話,李白升官指日可待。

就在此時,發生一件事,改變瞭李白的命運,擊碎瞭他升官夢。

李白愛喝酒,唐玄宗賜酒是難免的,因為沒有酒就沒有靈感,就寫不出好作品。

李白每喝必醉,一次喝醉之後對旁邊的太監高力士說出一句話:“老高,來把俺的鞋給脫瞭。”

此言一出,旁邊侍奉的宮女和太監大驚失色。

這高力士可不是一般太監,他在李隆基還沒有當皇帝的時候就陪在身邊,而且在平定韋後之亂中立下大功,被封為太子太保,太子李亨見瞭高力士都要喊“二兄”,公主稱他為“阿翁”,駙馬們見瞭都要叫“爺”。

高官們見瞭他,更是畢恭畢敬。

如今,一個小小的翰林竟敢讓高公公給他脫鞋,真是活膩瞭。

可是李白是唐玄宗的座上客,高公公不敢得罪,還是強壓怒火,彎腰上前,脫下瞭李白那雙臭烘烘的靴子。

但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公公豈能咽下這口氣?

於是,他就開始在楊貴妃面前煽風點火,挑剔李白詩中的毛病。

這一來,唐玄宗對李白的態度一下子冷瞭下來。

李白受不瞭這樣的冷落,幹脆在天寶三年(公元744年)的夏天離開瞭皇宮。

李白寫詩歌頌楊貴妃讓很多人情感上難以接受,因為在他們心中,李白淡泊名利,有風骨,怎麼會那樣做?但是這卻是事實。

除瞭歌頌楊貴妃,李白還寫奉承過玉真公主,暗示她將來會得道成仙——“幾時入少室,王母應相逢”。

盡管如此,李白一生沒有做過禍國殃民、陷害忠良的事,無損他高大形象,我們不能用今天的標準苛求古人;再說,想當官,求上進,在任何年代都算不上什麼壞事。

來源:

《新唐書 李白傳》

《新唐書.高力士傳》

本文标题: 李白拍楊貴妃馬屁,寫下一首28字肉麻情詩,開篇兩句,人人耳熟
永久网址: https://read1.cc/history/14.html (请复制分享给好友)
标签: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