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中的適齡男女青年的婚戀問題

今天來談一個無比貼近當代青年人的話題——適齡男女青年的婚姻。我們現將以白鹿原上的男女婚戀的相關內容為主,來看白鹿原上男女是如何結合的。

根據書中所記載的人物,白鹿原上婚戀方式主要分為兩種:

一種是父母張羅,兒女遵命,也就是古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另一種是青年男女自由戀愛。


古代中國非常典型的婚戀關系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在《白鹿原》的開頭就說瞭白嘉軒“令人稱奇”的成婚史,白嘉軒的婚姻典型的古代封建典型,附帶著“不孝有三,無後為”的婚後“饋贈”。

白嘉軒一生娶瞭七次老婆,無一例外都是由父母操辦的,這七次之中隻有最後一位妻子仙草是從小就認識的,其他都是由父親白秉德老漢和母親白趙氏經手。第一個妻子在他十六歲的時候迎娶,是西原上鞏傢村大戶鞏增榮的十八歲的頭生女;第二個妻子是南原龐傢村龐修瑞的小白嘉軒兩歲的一個女孩;第三個妻子是北原上樊傢寨一戶殷實人傢十六歲的頭生女兒;第四個妻子是南原靠近山根的米傢堡村的女子。一連娶瞭四個老婆,每個都得瞭不知名或可怕的疾病去世,這對白嘉軒形成瞭致命的打擊,也改變瞭很長一段時間的人生態度。

我們通過讀小說就會知道這些婚事都是白嘉軒的父母所決定的,所以當四個兒媳婦都死去之後,秉德老漢開始瞭他非常快速的行動,為白嘉軒物色下個妻子。

他著急的不是兒子能不能娶到老婆,本質上是擔心白傢能不能有後。所以此次行動展現瞭驚人的力量,僅僅去瞭一天時間,他在兒子娶瞭四個妻子相繼死去的恐怖背景之下,為兒子談成瞭又一樁婚事。

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秉德老漢已經上瞭年紀,再加上兒子娶的妻子都死瞭,心中難免會有壓力,很快就離開瞭人世。在秉徳老漢去世不久之後,白嘉軒的母親白趙氏又承擔起瞭為白嘉軒操辦婚姻的重擔,她比秉徳老漢更為迅速,更加堅定。白嘉軒在死去四個妻子之後,心裡已經留下瞭陰影,暫時是不想考慮娶妻生子的事情瞭,可是在母親的堅持之下,在父親秉徳老漢舉辦葬禮不久後,還是很快的迎娶瞭新的妻子,但天不遂人願,妻子還是死瞭,依舊沒有逃離這樣的怪圈。


母親趙白氏認為,死去的妻子隻不過是一張張破舊的糊窗紙。既然撕掉瞭,就應該再重新糊上一張完好的。

正是在這種理念的驅使下,她急切地希望白嘉軒再找下一任妻子,這樣當她去見秉徳老漢的時候,便可以說她為兒子定下瞭好的親事。他的最後一任妻子——仙草,雖然不是直接由母親直接去談妥的,但是,也因為父親的關系才娶過來的。

白嘉軒的婚姻是如此,但是他沒有在父母之命和連續死去妻子的陰影中拋棄傳統,畢竟最後一任妻子仙草很大程度上幫他掃去陰霾。他的兩個兒子的婚事也毫無例外,是由白嘉軒一手操辦的。

在白鹿原上還有冷先生的女兒,她們快到瞭適婚的年齡,冷先生便為兩個女兒許瞭白嘉軒和鹿子霖傢的兒子。冷先生的一個女兒嫁給瞭白嘉軒的二兒子白孝武。另一個嫁給瞭鹿子霖的長子鹿兆鵬。這兩件婚事依舊是由雙方父母商定而成,根本並沒有詢問子女們的意見。也就是這樣,才造成瞭鹿兆鵬的出走,他媳婦得瞭瘋病,最後悲慘的死去。

男女青年自由戀愛所形成的婚姻在白鹿原的那個時代,並不是說這個自由戀愛就是違背法理的,這依然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卻有很少見的締結婚姻的方式。如果找到瞭對的人,然後被傢族所肯定,那自然是皆大歡喜。那如果是找到瞭不對的人,不被傢族肯定,就會像黑娃和田小娥的婚姻一樣,似鬧劇一場,也是悲劇的開始。

在白鹿原上典型的自由戀愛是黑娃和田小娥,但其實不算典型甚至“違規瞭”畢竟田小娥是有夫之婦(雖然田小娥嫁給古稀之年的郭舉人也屬於父母之命)。拋開世俗之見,黑娃和田小娥屬於一見鐘情,田小娥貌美如花,黑娃健碩有力,是人類對力與美最初的原欲。


黑娃外出打工,到瞭郭舉人傢,年少的看到瞭美貌的田小娥,就是看到胳膊都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他本來可以大有一番作為,但卻因為與田小娥私通,被郭舉人趕出瞭傢門。田小娥也受到瞭懲罰,被郭舉人休瞭,回到瞭自己的傢中,父母也都很嫌棄。田小娥畢竟是黑娃第一個喜歡的人,他一直忘不瞭他心愛的娥兒姐,一直在打聽田小娥的下落,終於被他打聽到瞭,他便非常堅定地找到田秀才傢中,表明瞭想要娶田小娥為妻的意願。兩個人的婚姻絲毫沒有有父母插手,黑娃主動去尋求自己的幸福,田小娥也是如此。

但是他們兩人似乎都不是一個可以安定下來的人,這才有瞭後來的,黑娃燒糧臺出走,田小娥獨自一個人留在白鹿原上,受盡白臉。田小娥先後搭上瞭白鹿原兩大傢族的鹿子霖和白孝文,可是這並沒有改變她悲慘的命運,而是更加快速地加劇瞭她的死亡。終於,黑娃的爹鹿三在看到白孝文活得像條狗的悲慘樣子以後,心理大受刺激,當天晚上回來就殺死瞭田小娥。

同樣自由戀愛的還有白靈,鹿兆鵬,鹿兆海。白靈先開頭是跟鹿兆海兩情相悅,兩個人從小認識,年紀相仿,很多話都可以說到一起,互相支持彼此。但是他們兩個人,當時還是很年幼,思想也不是非常的成熟,選擇瞭兩條截然不同的路,他們竟然是通過投擲硬幣去決定自己的命運去向的。正是因為兩人的陰差陽錯和輕率,才使得白靈和鹿兆鵬兩個人的相遇。他們兩個都選擇瞭同樣的道路,兩人在一起執行任務的時候,又產生瞭微妙的情愫。這是在機緣巧合,兩人同住一屋的狀況之下,兩個人拋開瞭一切相愛瞭,白靈還為鹿兆鵬生下瞭一個孩子。


在白鹿原中,真切地讓我感受到瞭不論是哪種方式所締結的婚姻。隻要是對的人,就能夠給你帶來無窮的力量,也能夠讓你從不幸中走出來但是。白嘉軒的妻子仙草便是這樣的人,她消除瞭白嘉軒的妻子必然死去的詛咒,也為白嘉軒生兒育女,為白傢延綿子嗣,傳宗接代,更重要的是她的到來,讓白嘉軒變得有擔當,有責任,成為瞭一個好的族長。黑娃和田小娥可以說互相喜歡也是愛著人,但是他們的身份不為人們接受,有沒有做好準備,結合過於倉促,沒有瞭父母的祝福,最後也因為自己的不成熟付出瞭代價。

幸福的婚姻並不是一時的激情決定的幸福,我們看慣瞭各種才子佳人,霸道總裁和灰姑娘的各種美好愛情,也向往“情之所至,死可以生,生可以死”的美好愛情,渴望“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甜蜜相遇。但是更希望“天下有情人終成瞭眷屬”之後在“柴米油鹽醬醋茶”中也能相濡以沫,舉案齊眉“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本文标题: 白鹿原中的適齡男女青年的婚戀問題
永久网址: https://read1.cc/life/48.html (请复制分享给好友)
标签:

评论

相关文章